中央美术学院次级菜单

经典的汉画艺术

10 posts / 0 new
最新文章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经典的汉画艺术

走进汉画
    
    汉代是一个昂扬、强悍,民族精神和文化艺术升腾的时代。汉字、汉族、男子汉,每当我们谈起汉文化,都有一种冲动的激情。透过两千年烟云,您可以看到汉代鲜活的生活、劳动、狩猎、乐舞、山林风貌,乃至于神话灵异的世界。古代艺术家以刀为笔,以泥土为书,通过火的升华,成就了艺术珍品——画像砖。拓师经过精心的传拓,富有金石肌理韵味,饱含着古文明气息的汉画拓片展现在我们面前。
     汉画的艺术表现,是汉代社会那种开拓性、进取心在艺术上的一种反映,是强盛的汉帝国的丰富文化财产的一部分。汉画艺术不是纤弱的艺术,而是一种深沉雄强,粗犷豪放,充满了力量感和运动感的艺术,体现出当时人们高超的艺术表现力和丰富的想象力,至今看来仍有强烈的艺术魅力和生活气息。汉画包罗万象,代表着强悍的大汉帝国国民的思想追求、强烈期盼和精神境界。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欢迎交流!15518080916.

龙凤呈祥 盛世升平
 
    汉代双面空心大砖,长 1.15米,宽0.35 米,厚 0.15米,出土许昌,整块画像砖两面各有五幅画面,四周为乳钉和菱形图案装饰,展示的是龙凤呈祥、双璧礼天、搏击狩猎、习武训兽的场面,十幅画面构图舒展,形式夸张,为我们展现了两千年前生动形象的生活场景。
正面砖第一幅为展翅飞翔的凤凰。凤凰口含仙丹,曲颈俯首,舒展的双翅对称地伸向两旁,首尾各有七根长羽,恰似舞者的彩练飘扬,占据了整个空间,好象舞曲飘飞的音符,使人似乎听到了两千年前悠扬的舞曲,不得不让我们产生无际的暇想。
凤凰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神异动物和百鸟之王,凤凰和麒麟一样,是雌雄统称,雄为凤,雌为凰,其总称为凤凰,因此凤凰一词为合成词结构。凤凰齐翔,是吉祥和谐的象征。据《尔雅·释鸟》郭璞注,凤凰特征是“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五彩色、高六尺许”。“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见则天下安宁。”凤凰的起源约在新石器时代,凤凰在较早的先秦文献中,正是作为一种祥瑞和一位舞神出现的。《山海经·南山经》:“有鸟焉,其形如鹤……名日凤凰,……是鸟也,自饮自食,自歌自舞。”在这里,凤凰舞姿翩翩,是吉祥、安宁、和谐的象征。
第二幅是矫健的云龙。这条云龙吐舌扬爪,双目圆睁,寓意不可一世的大汉帝国,更让人惊叹的是那两缕飘荡的云气,也被腾飞的云龙荡得一波三折,进而更加衬托出云龙的凶猛无敌。
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龙形图案来自于8000年前的兴隆洼文化遗址。当时有一条长约19.7米,用红褐色石块堆砌摆放的龙。在早期,古人对大多自然现象无法作出合理解释,于是便希望自己民族的图腾具备风雨雷电那样的力量,像群山那样的雄姿,像鱼一样能在水中游弋,像鸟一样可以在天空中飞翔。因此许多动物的特点都集中在龙身上,龙渐渐成了:骆头、蛇脖、鹿角、龟眼、鱼鳞、虎掌、鹰爪、牛耳的样子,这种复合结构,意味着龙是万兽之首,万能之神。
中国龙蕴涵着中国人最为重神的四大观念: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仁者爱人的主体观,阴阳交合的发展观,兼容并包的多元文化观。
    第三幅搏击武舞图。一人手持长矛,仿佛从远处跳跃刺杀,一人手拿勾镶,一脚踩地,一脚蹬天,成了一条直线,显示极有难度的搏斗张力。画面虽小,人物虽少,但人们似乎感觉到了杀气腾腾而又舞姿翩翩的惊险一幕,让人感受到大汉猛士苦练杀敌本领,将来保家卫国的精神寄托,使人佩服古代艺术家的艺术创造。
汉代手持兵器的舞蹈为武舞。使用的武器多种多样,有棍、刀、钩镶、戟、剑、盾等。这类持兵器而舞的舞蹈,既有乐曲的节奏、舞蹈的神韵,还有武术动作的矫健美姿。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为剑舞。这种流行于军旅中的舞剑、舞刀、舞戟,应属于武术表演。汉代武舞的形式多样,有独舞、对舞等。马上皇帝刘邦,当年驻军关中,曾命乐工将富有战斗性的賨人舞蹈改编成武舞,开汉唐以来武舞之先河,这就是流传了数百年的《巴渝舞》。
第四幅狩猎。山林里,一个猛士高挽衣袖,手持盾牌,手握铁锤正在降服凶猛的野兽。野兽长着锋利的尖角,高扬尾巴,怒瞪双目,奋蹄冲向猛士。从猛士手拿的盾锤看,他只是想降服这头野兽,而不是捕杀它,他没有拿刀剑矛之类的利刃,而只是拿了一个小小的铁锤,在野兽的袭击下,小锤是那么的不具威慑力,但就是这个小锤,显示了艺术家的独到之处,更反映了猛士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慨,让人体味了古代武士的壮美。
第五幅是训兽。古人捕获猎物后,有训兽的习俗,一训兽者用绳索拴住一只硕大的乌龟在嘻戏玩耍,人物飞驰如奔,大龟温顺可爱,与人物大小相似,被刻画成了人类的伙伴,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之美,表现了大汉盛世升平这一主题。
    在汉代,农业和畜牧业取得长足发展的同时,传统的渔猎经济已退居次要地位,但作为农牧经济的必要补充,狩猎仍然是下层百姓谋生的手段,同时还是帝王将相、达官贵族非常热衷的娱乐活动之一。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游闲公子,饰冠剑,连车骑,亦为富贵容也。弋射渔猎,犯晨夜,冒霜雪,驰阮(通“坑”)谷,不避猛兽之害,为得味也。”汉武帝曾侵夺民田开辟了上林苑猎场。枚乘在《七发》中说:“驯骐骥之马,驾飞轮之舆,荡春心,逐狡兽,集轻禽。于是极马之才,困野兽之足,穷相御之智。”这段描写生动地反映了汉代的狩猎情景。猎获物有活的就养起来,于是又派生出驯兽和斗兽。
《三辅黄图》卷六载,西汉时皇家有“兽圈九,彘圈一,在未央宫中”,并在兽圈上修建供观赏的楼观。畜养野兽不仅是为了一般性观赏,而且也用于人兽之间的搏斗。公元前2世纪中叶,西汉王朝在关中建立了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上林苑,苑中除天然猎场外,还设有专门的斗兽场,当时的治家天子与远隔重洋的罗马帝王不谋而合,把斗兽当作一种娱乐。不同的是,古罗马的斗兽士是由奴隶充任的,而汉家君民,朝野上下,无不以汉高祖一介布衣提三尺剑斩蛇起义削平天下而自豪自傲自雄,承平天下。他们把毒虫野兽作为假想敌,以血肉之躯操持尺刃寸兵与锯齿钩爪的猛兽相斗。贵族阶级更把斗兽作为炫耀勇武的一种方式。这无疑是危险而残忍的。但在那个尚武的时代,每年秋冬之际,西汉皇帝令武士在长扬榭“搏射禽兽,天子登此以观焉”。史载,汉武帝“能手格熊罴”,“手格猛虎”。
从出土的汉画像砖石、雕塑等图像资料看,汉代的斗兽大都为一人与兽搏斗。他们有的手持兵刃,有的赤手空拳,有的头带面具。人搏杀制服的兽类主要有虎、犀牛、野猪、牛、熊等。汉成帝时,汉朝邀请匈奴和西域的君主们到长安观光,征发猎户到秦岭中捕捉熊罴、豪猪、虎、豹、狐、鹿等,送入射熊馆,请宾客们徒手捉取,以示雄健。成帝亲临射熊馆,纵观取乐。但这是一次扰民伤农之举,闹得关中农民无法秋收。
到了东汉,文献里已经很少有关贵族参加斗兽的记载,汉画像石上出现的斗兽者多为下层平民,均不戴冠,短衣,或者赤裸上身,贵族则在堂上作为欣赏者出现。驯兽、斗兽活动体现了汉代人的征服自然、积极向上、乐观进取、所向无敌的精神境界。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许昌高浮雕汉画。

天人合一  富贵和谐
第一幅是双头凤。这只凤凰恰似动物的标本图,人们喜欢看蝴蝶的标本图,原因是它展示了一个平面舒展的形体美,这只凤凰也在飞翔,但艺术家以高空的视野去俯视观察,去刻画出凤凰之美。凤凰首尾上的长羽,对称排列,更让人惊叹的是凤凰的两只头,让人左右频闪观看仿佛一只凤凰的头在不停地摆动,形成一种视觉转换,这是毕加索立体主义表现手法的鼻祖,超意识的夸张艺术给我们带来视觉冲击波,给人以美的享受。
第二幅是双璧礼天。双璧是没有生命的,但艺术家给它增添了艺术的活力,三只小鸟叽叽喳喳,几条云气环绕其间,似乎给冰凉的玉璧注入了生命,给人间带来吉祥。这时的小鸟刻画的较小,原因是衬托出玉璧的硕大,两块玉璧立在苍芎之间,反映了礼器高大、神圣的主题。
玉质致密坚硬,滑润光莹,古人将玉的特性加以人格化,认为玉有“仁、义、智、勇、洁”五德,有“君子比德于玉”之说。玉又是美丽的,是富贵、高尚、廉洁等一切精神美的象征。所以在古代,人们往往把玉作为一种礼器。玉璧礼天,玉琮礼地,玉璜礼北,玉璋礼南,玉圭礼东,玉琥礼西。玉璧是圆浑无棱角的造型,因此具有和善之命和始终不绝之意。按照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圆形的青玉璧是祭天品。玉璧上常见有谷纹、云纹、蒲纹三种,谷纹代表五谷丰登、丰衣足食;云纹代表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蒲纹代表草木茂盛、六畜兴旺。
第三幅门吏宫阙。两棵长青树衬托出两座高大宫阙,而门吏在高大的宫阙面前比宫阙还要宽阔,象征大汉猛士守卫者多么伟岸。门吏居中,忠于职守,寓意大汉盛世安定,刘邦歌:“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体现了大汉统一,人们安居乐业的生活写照。
阙是汉代较独特的建筑样式,它多成对建立在建筑群的入口处两侧,是入口处的标志性建筑物。它源于新石器时代单纯瞭望,守卫的木楼,到奴隶社会国家建立后,已演变为完全意义上的阙,这就是城阙和宫阙。西汉初期贵族府第开始使用第宅阙,建在府第入口的两侧,以显示其地位、身份,并作为大门的标志。后来也为了祭祀的需要仿造宫阙的形式将其缩小建于祠庙入口两侧成为祠庙阙,同时在厚葬风的影响下,为了表示死者的身份、地位,在墓前的神道两侧建阙,便出现了墓阙。也有一些墓葬,虽未建阙,却将阙的形象制成明器,或刻在画像砖、画像石、石棺的图案中。
第四幅擒兽。比起正面第四幅,这一场景更觉惊险。猛士高挽衣袖,手拿绳索,将要擒获一头张牙舞爪的野兽。在毫无畏惧的猛士面前,野兽似乎刚刚挣脱绳索,好象被武士的勇猛吓破了胆,它后仰着身,露出恐惧无奈的神情,而猛士的大跨步,正显示了他的勇猛无畏。
第五幅瑞兽嘻戏。龟代表长寿,蟾蜍代表金财,三只动物顾盼多姿,仿佛在交谈诉说,更象在嘻戏玩耍。在这里,蟾和龟被刻画得一样大小,意味着动物间是平等的,中间两块山石表现是在野外环境。艺术家的寓意是在大汉盛世不仅人们休养生息、富贵长寿,动物们也和谐相处。体现了大汉大统一、大和谐的深厚文化。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龙腾虎跃  三璧呈祥

龙腾虎跃 三璧呈祥
 
汉代双面空心大砖,长1.15米,宽0.35米,厚0.15米,出土许昌。整块画像砖两面各有一幅画面,这幅画面为三块玉璧,五朵云纹,一条苍龙在空中凌云穿梭,一个勇士挥剑刺向猛虎。四周为乳钉和菱形图案装饰。
三块玉璧占据了画面一半空间,顶天立地,硕大无比,穿插在画面的左、中、右三个位置,使整个画面笼罩着一种顺应天势、普天祥瑞的气氛。大家知道,玉璧礼天,玉琮礼地。玉璧的出现,是儒家“天人感应论”思想的印证。吉祥的玉璧,更代表了人们求祥瑞、避凶险的强烈祈盼。史书记载在“文景之治”的文帝和景帝时代的近四十年间,大的天灾共发生七起。而西汉末年王莽篡位之时,东汉末年的汉桓帝和汉灵帝期间年年大灾,有时竟一年数灾并至。所以,天地间三块壮硕玉璧的意义,在这里就显而易见了。
五朵云纹的刻画,对烘托主题起着很重要的作用。随着苍龙向右腾飞,五朵云纹紧随其后,云气的走向也是向右,象征在大汉天子的统帅下,众多臣民的响应。汉画云纹,一般都用柔韧的曲线,主要有圆弧线、波浪线和“S”线三种。它们常由主线和装饰性的小云朵两部分组成。主线一波三折,圆形、激荡、飘逸,象是在画像砖上游动,犹如鲜活的精灵一样。小云朵则起着衬托、辅助、舒缓、点缀的作用。装饰云纹,沿着主题形象的灵魂忽强忽弱,张弛有度地运行,酣畅淋漓地抒发着感情,使整个画面释放出涌动的旋律和奔腾的气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条威震四方、变化万端、吞云吐雾的苍龙在云中腾飞。这条苍龙,充满运动,充满生命力,充满征服一切的王者之气,既代表了大汉天子的强悍雄霸,又代表大汉帝国雄强、博大、乐观、进取的精神。在汉代,中国封健社会正处于上升阶段,人们崇尚武力,崇拜力量和智慧的优胜者。因此,人们自然会选取具有阳刚之气和具有很强的征服能力的苍龙,才能符合汉代的时代精神。
苍龙背后,一位勇士正在与一只猛虎搏杀。猛虎张牙舞爪,身体直立,好象在奔跑中猛然回首,吞吃勇士。猛虎回首反击,给人以冷不防的感觉,更增加了惊险的气氛。而勇士毫不畏惧,咫尺间挥剑刺向猛虎。勇士的刻画甚为夸张。勇士的头部和腰部显示很弱小,而两条粗壮的双腿好象坚固的磐石,更象两个稳键的支架。勇士上弱下壮,上轻下重,重心下移,给人一种稳壮如泰山的感觉。勇士手中的剑被虚成了一条细线,好象勇士降虎靠的不是武器,而是人的勇猛无敌。而猛虎头重脚轻,一只虎爪着地,支撑力太小,与勇士的稳健形成鲜明的对比,好象随时就要倾刻倒下。猛虎的尾巴在勇士的脚下,暗示猛虎既将被降伏。这幅画面惊险壮烈、夸张浪漫,在玉璧、云气、苍龙的烘托下主题鲜明,耐人寻味,使我们感受到大汉时代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汉代是中国民族气质和民族精神从成熟到确立的辉煌时期,汉代精神乐观、宏大、激进、昂扬,具有一种大时代的磅礴的阳刚之气。我们欣赏汉画艺术,就必须把它们放在一个时代的大背景下进行揣度、思考、分析、界定,只有这样,才能享受视觉艺术上的饕餮大餐,认真体味两千年前那个特定时代原汁原味的中国本土艺术。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门吏宫阙  马到成功

门吏宫阙 马到成功
 
   “龙腾虎跃,三璧呈祥”画像砖的背面,便是另一幅蕴含着激昂斗志、保家卫国的壮丽画卷。画面四棵长青树,两座宫阙,一个门吏,两匹骏马。表现的主题是在大汉盛世,边疆有军人守卫,宫阙有门吏看护,长青树下,大汉帝国固若金汤,坚如磐石,安定和谐。
四棵长青树,高大俊美,伟岸挺拔,象征着大汉地域辽阔,土地肥沃。树的刻画简化成一片树叶,既省去了繁复的树杈,又能简约代表了树的茂盛,这种写意隐喻的表现手法充分显示了古代艺术家的良苦用心和艺术功力。
长青树下,两匹骏马神态各异,装束有别。右边一匹身披马鞍,俯首而归,好象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争,驰骋疆场、凯旋而归、为国尽力而略显疲惫。而左边一匹野马正在仰天嘶鸣,象征着未入伍的大汉勇士随时应征赶赴沙场,为国捐躯。马头一仰一俯,说明大汉战争频繁,大汉儿女保家卫国的深刻含义。马是汉代画像砖上常见的动物形象,汉武帝时曾引进西域的大宛良马,造型均为结实健壮、身躯肥硕、四肢细瘦若铁,体现了强盛进取的铮铮汉风。据文献记载,汉代皇家马苑养马多达三十万匹,马成了战争、出行中不可替代的重要交通工具。在这里,骏马被暗喻成大汉驰骋疆场的将士,有如激奋如歌的艺术感染力。
两座高大的宫阙,象征着汉王朝的威严与强盛。宫阙中间,站着一位手持盾牌的门吏。门吏在宫阙面前,似乎形象大小相同,显示门吏武士的高大勇猛和健壮。手持盾牌,说明他随时抵御外来入侵的强寇,腰系钥匙,显示他忠于职守,职责重大。门吏头戴冠上长缨随风飘动,说明是在野外值岗。
除了长青树和宫阙,画面中的主角就是马和门吏了。战马凯旋,门吏守卫,暗喻军中将士从沙场凯旋归来,守卫在宫阙前,继续履行保家卫国的神圣职责。
整个画面空旷辽阔,构图疏朗。有植物、动物、建筑、人物,是一幅寓意深刻的古代风景人物画卷。从这幅画卷中,我们仿佛听到疆场的厮杀,野马的嘶鸣,悠悠箫音中,旷野微风阵阵,宫阙内歌舞升平。而它所展示给观众的厚重主题却任凭你的思绪跨越两千年烟云,去想象发挥了。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大风歌升平

大风歌升平
 
    汉代双面空心大砖,长0.90米,宽0.35米,厚0. 15米,出土许昌。整块砖正反各有一幅画面,正面为三组人物图,四周为乳钉菱形图案装饰。三组人物形象高大,刻画生动,写实性较强,寓意深刻,是不可多得的古代人物艺术珍品。
第一幅三个人物,一人身背长剑,手握长枪,衣着长袍,神态稳重,好象是一位有深厚修养、品行高尚的军中官吏。另一位身着短衣,愣头愣脑,高挽衣袖,莽撞地挥拳打向持枪者。中间一身矮者不解地观望着持枪者。画面人物虽仅三人,但动作有别,神态各异,有很深刻的历史寓意。《鸿门宴》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历史故事,项羽宴请刘邦于鸿门,项庄舞剑,意欲杀掉刘邦。项伯以袖隔之,在旁劝道:“公莫,公莫。”意思是“先生不要这样。”后来项羽战败自刎于乌江,刘邦坐了天下,大汉流行的《鸿门宴》故事演变而成了“公莫舞”。此画正是《鸿门宴》故事的经典演绎,再现了“公莫舞”的历史渊源。此故事沉约的《宋书·乐志》有载:《公莫舞》,今之巾舞也。相传云:项庄剑舞,项伯以袖隔之,使不得害汉高祖,且语庄云:“公莫!”古人相呼日公,云莫害汉王也。画面中持枪者有枪有剑,而挥拳者赤手空拳,两人的实力悬殊显而易见。尽管如此,赤手空拳的人却挥拳打向全副武装的持枪者,说明了挥拳者的无知和狂妄,暗喻持枪者有良好的修养。中间一人不解地望着持枪者,增添了几分戏剧效果,同时也反映大汉帝国崇尚和谐,追求和平的良好社会风尚。
第二幅为两位武士翩翩起舞,一人手握长棍,一人赤膊上阵,但两人舞姿协调,颇有舞台表演般的戏剧效果。二人的手描绘虚化成很弱小,比喻已经没有了武力,而身体刻画成膀大腰圆,双腿壮硕,象征大汉帝国的强盛和富足。
第三幅为两个人物,一人持枪刺向对方,而对方体态安祥,挥手示意不要动武。亦有《公莫舞》的背景色彩。持枪人伸颈怒目,身着短衣,两腿跨度用力较大,几乎变形,形容持枪人莽撞冲动。而对方衣着长袍,临危不惧,显然是位得道高士,仿佛在教化持枪者。
三幅画像,人物性格鲜明,故事冲突惊险,都以《公莫舞》为背景素材,主题表现大汉盛世崇尚“礼治”、“德治”、“人治”,反对武力,推崇儒家“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的思想。画像中云纹的刻画倒象是兰花般美丽,舒展开放,更增添了艺术效果。
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位著名的专制帝王,汉武帝在思想文化界首开“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政策,确立了儒家思想的正统与主导地位。以孔丘为创始者的儒家思想,是建立在以家庭为本位,以伦理为中心,以等级为基础的法律制度和意识形态,主张“礼治”和“德治”,也就是“仁治”。儒家人治论的要旨在于:圣贤决定礼法;身正则令行;法先王,顺人情。儒家在礼与法的关系上强调礼治,在德与法的关系中强调德治,在人与法的关系中强调人治。所以,这块画像砖三组人物故事的主题是很显而易见的“礼治”、“德治”、“人治”的内容。而汉武帝的“人治”最终成就了他的“专制”王朝,暴露了“人治”社会的弊端。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龙飞凤舞 和谐吉祥

龙飞凤舞 和谐吉祥
 
第一幅是舞姿翩翩的凤凰。凤凰展开双翅,曲颈顾盼,一爪蹬地,一爪高扬,九条尾部长羽似盛开菊花般舒展开放。看到画面,我们仿佛听到琴瑟和鸣、长袖曼舞的歌舞升平的景象。
第二幅是叱咤风云的飞龙。飞龙舞动着强健的四肢,纤细的颈部和壮硕的胸部形成强烈的反差。龙口大张,长舌高卷,这样夸张抽象的飞龙让人想起不可一世强悍帝国的威猛。虽然没有一片云朵,但飞龙动感十足,带来了大汉雄霸天下的威慑视觉冲击力。
第三幅是两个比武的勇士。两人一握长枪,一持勾镶,脸部夸张,憨态可掬,再现了大汉勇士竞技搏击的场面。
第四幅是骑马狩猎。一人在飞奔的马背上强拉劲弓,射向一只肥壮的鹿。鹿的大小超过了马,形容猎物的丰盛。鹿背已有两处中箭,惊恐回首,步履蹒跚,意味着已筋疲力尽,将被捕获。画面中马奔与鹿停,人身前倾与鹿回首,展现了动中有静、前后顾应、惊险激烈的捕猎场面。
第五幅是一人在嬉戏硕大的龟和蟾。寿龟和金蟾都是古代吉祥动物,在这里形象高大,形容吉祥物的硕美。而人的形象刻画成细弱单小,说明在大自然面前,人是弱小的,人应该尊重大自然,谦卑地对待人类的朋友——动物,维护自然万物的和谐相处。
 
公元 前202年,手提三尺剑的刘邦高唱“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建立了强大的汉帝国。“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秦王朝的大气雄壮之风韵不仅被汉王朝继承下来,而且推广到极致。俗话说:“秦打江山汉登基”,处在这个大时代的造型艺术,也随着社会大趋势而走向圆浑整合。在我国美术史上,秦汉美术成为继原始彩陶艺术、商周青铜艺术之后第三个艺术高峰。汉画像砖石艺术,虽然它们只流行于政治地位并不十分高的中下层官吏和地主阶层的墓室装饰中,并不具有显赫的地位,但却能够表现汉代大多数人的精神和心理取向,有意无意地展示出汉代社会整体的社会心理和大众精神。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汉代风韵何等豪放、夸张,汉王朝攻打匈奴“长云暗雪山”,拓展疆土,“长河落日圆”,“茫茫云海间”,何等的气派。雄浑博大,仿佛是汉朝艺术“时代精神”的代言词。生长在这种精神中的画像砖石艺术风格自然被感染、同化,再加上神秘、浪漫的楚文化的滋养,共同打造出汉画像砖石雄浑、博大、豪放、浪漫的艺术风采。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西王母  和谐社会这幅画像上区是仙境,西王母头戴方胜

西王母  和谐社会
这幅画像上区是仙境,西王母头戴方胜,端坐在双龙座上。她头戴方胜,两耳垂肩,面目慈祥,双腿盘膝,双手盘于胸前。西王母左右有手捧笏板的官吏和侍女,上方有家犬和口衔橄榄枝的瑞鸟,象征世间万物吉祥和谐。
西王母是我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位女神。《山海经‧西山经》载:西王母居住在玉山之山,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载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西王母有件宝物,是吃了能长生不老的仙桃又称蟠桃,王母娘娘每逢蟠桃成熟时,就会召集群仙,大开寿筵,称为“瑶池集庆”。因此,民间遂以王母娘娘为长生不老的象征。民间不仅认为王母娘娘握有不死之药,而且还赐福、赐子、化险消灾。
《史记大苑传略》记载:“西王母这古仙人,姓杨,或谓姓侯,名回,一为婉妗,居昆仑。”原来西王母真有其人,她名叫杨回,是公元前3000年左右活跃在陕、甘高原一带的戎族或西戎族首领的别称。而西王母杨回生活过的地方,就是现在的甘肃省泾川县的回山。1999年西王母民俗文化学术研讨会上,命名泾川为“中国西王母文化名城”。目前,西王母文化蕴涵了平安、长寿、富贵、母仪、孝道等诸多元素,影响至海外,成为中华儿女共同信守的传统美德。
画像下区的人物、猫、鼠、犬,在西王母的护佑下,上演了一场奇妙独特的联欢会。
猫在弹琴,颇有动感。身体随着音乐在不停舞动,恰似现在摇滚乐队的吉他演奏者边弹边舞。鼠忘情地吹着笙,精神亢奋,以至于雄性阳物暴露无遗。人的描绘极为夸张,他赤身裸体,手舞足蹈,随着欢快的音乐,酣畅淋漓地跳着狂欢舞。犬趴在地上,竖起耳朵,如痴如醉地在观看这场演出。
这幅画像里,人物的双手是拳握状,各有两束绳索伸向了猫和鼠。原来猫、鼠服贴老实、全神贯注地弹琴吹笙,是人在控制着它们。艺术家的伟大就在于这几根细细的绳索的刻画上,喻示着天地万物人类还是主宰。在这里,犬、猫、鼠能在一个画面和谐相处,也显示了这幅画像的深刻寓意。两千年前中国版的《猫和老鼠》,犬、猫、鼠却能如此的和谐相处,让人折服。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伏羲女娲伏羲女娲画像砖为长方形,分为上下两区

伏羲女娲
伏羲女娲画像砖为长方形,分为上下两区。上区左方有一观阙式的建筑物,顶有三重。建筑物外有一官吏,手执笏板。建筑物中有一妇人。建筑物的右旁,有伏羲女娲二神人,他俩面部相对,其尾相绕并漫延于下图,化成相交的二龙。整个画面浑然一体,格调神秘,含义颇深。
伏羲,古代文献上又称为伏牺氏、庖羲氏、伏羲等等。东汉人王延寿《观鲁灵光殿赋》云:“伏羲鳞身,女娲蛇躯。”古代传说中的伏羲女娲,或龙身,或蛇躯,均人首,为男女二神。东汉应劭《风俗通义》佚文云:“女娲,伏羲之妹,祷神祗,置婚姻,合夫妇也。”二神即是兄妹,又为夫妇。传说中的伏羲女娲时代均先于黄帝,应当视为中国原始社会中的部落领袖人物。
据考证,伏羲又叫太昊伏羲,据说,是华胥氏踩了雷神的足印生出的儿子。世界混沌初开,伏羲带着他统一了的东方夷族部落,为了繁衍生息,从荒芜的成纪(甘肃省天水市)沿黄河东下,来到了富饶的宛丘(周口市淮阳县)。他继天而王、作八卦、造书契、作瑟三十六弦、制嫁娶之礼、取牺牲以供庖厨等,被奉为中华文明的人文始祖。女娲是中国历史神话传说中的一位女神。她与伏羲为兄妹,“绕烟为媒,滚磨成婚”。相传曾炼五色石以补天,并在昆山(周口市西华县北郊)抟土造人,制嫁娶之礼,延续人类生命,造化世上生灵万物。是人们崇拜的创世神。
图中的建筑物与汉代观阙之类十分相近,它很可能就是当时的祀庙之一种。其旁的伏羲女娲,显然是画像的作者采用象征性的手法,以说明这个祀庙是祭祀伏羲女娲二神的地方。伏羲女娲一手持规,一手执矩,象征二神取法制礼,开创中华文明的历史。左上方一棵枝繁叶茂的常青树,寓意是在野外。下区两条巨龙,便是伏羲女娲的化身。
《汉书郊祀志》载,汉政府所置官祀,均派有专门的官吏负责管理掌治。因之,祀庙外的执笏者,当为专门管理伏羲女娲祀庙或向伏羲女娲祭拜的地方官吏。那位在祀庙中跪拜的妇人,正在向具有司婚姻嫁娶和繁衍后代之功力的伏羲女娲赐予她幸福和子嗣。
伏羲女娲画像砖展示了传说中的远古时代人祖和创世神,画像既形象生动,又神秘怪异。持笏板的官吏和跪拜的妇人代表了人们祈求富贵幸福的强烈愿望,为尘世间的我们找到了心理寄托和精神支撑。

中国汉风阁
中国汉风阁的头像
欢迎交流!

欢迎交流!15518080916.